诗人王晗不修片

至于死亡,生命如何伟大。

天空的裁判

大地,极限的交叉。雨后爱着天晴,没有抒情。

家乡还是挺美的。对吗?

乌龟岩

街头那棵扛把子柳树在18级的大风折磨下选择了腰斩

两只黄鹂榕中叫

北京4月的冬天终于过去了。天晴后的热带植物园(光线不够明亮,加了滤镜)